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 

 

由於很喜歡這個相聲橋段,有鑒於網路上都沒有相關劇本台詞,讓人想看文字回味都沒辦法(到是很簡單就找到影片)

因此,憑著聽力把所有橋段寫了出來,希望大家喜歡


影片回味:

 

 

白壇:1949年~ 
嚴歸:也就是民國38年! 
白壇:上海解放前夕~ 
嚴歸:也就是上海淪陷前夕!
白壇:我們建國初期
嚴歸:也就是我們……算了這段跳過去吧!(天使:按邏輯要講亡國初期因此嚴歸有點為難XD)
嚴歸:您剛才說這個49年
白壇:就是民國38年
嚴歸:是
嚴歸:上海解放前夕
白壇:也就是共匪且聚大陸的時候!!! 
嚴歸:哇~謝謝謝謝~磕頭磕頭~


嚴歸:令尊那個時候在上海做些什麼事情呢? 
白壇:我們家在上海有個世代相傳的行業
嚴歸:喔
白壇:做個小買賣
嚴歸:什麼買賣
白壇:門口呢就掛一個字兒
嚴歸:喔~買~~ 
白壇:買什麼? 
嚴歸:啊
白壇:旁邊有鑼! 
嚴歸:喔~框~~!
白壇:換面小鑼! 
嚴歸:小鑼?喔~鐺~~~
白壇:差一點兒! 
嚴歸:喔當舖啊
白壇:欸~對啦 !
嚴歸:你們家是開當舖的啊 !
白壇:嘿嘿~ 
嚴歸:這個當舖不太好開吧! 
白壇:我們家在上海可是聲望最高的一家當舖
嚴歸:喔~ 
白壇:門口對聯兒啊寫的甚麼~ 


白壇:前人留後人收
白壇:貨通三代~ 
嚴歸:恩好下聯兒呢
白壇:金銀出、寶物進
白壇:恩澤四海~ 
嚴歸:可以
嚴歸:橫批是什麼
白壇:大小通吃!! 
嚴歸:氣派
白壇:年月不好的時候,對聯兒得換一副
嚴歸:換成什麼呢
白壇:你不來、他不來,自有人來
嚴歸:有道理
嚴歸:下聯兒呢
白壇:是你的、是他的,都是我的~
嚴歸:什麼心態呀! 
嚴歸:橫批是什麼
白壇:你得認命! 
嚴歸:是得認命
白壇:阿 


嚴歸:這個亂世之中這個當舖不太好撐吧
白壇:一般當舖在這亂世中可不敢開張啊
嚴歸:是吧
白壇:我們家不同
嚴歸:喔
白壇:資格老關係好
白壇:把亂世看成發展的好機會呀! 
嚴歸:唷聽你這麼說這個當舖規模不小,都進些什麼貨呢?
白壇:什麼南北雜貨一般典當那就不在話下
嚴歸:欸~ 
白壇:我們家專進好貨
嚴歸:喔
白壇:上自龍山仰邵彩陶黑陶
白壇:下至五四時代文人筆墨,盡收眼底
嚴歸:哇那成了古董行了
白壇:那還是平時呢
嚴歸:欸~ 
白壇:到了四九年局面一亂更不得了
嚴歸:怎麼說
白壇:所有寶物通通都出籠啦
嚴歸:恩
白壇:我們家大朝鳳二朝鳳等了一輩子也沒看過的寶貝,這會全看到了
白壇:忙也忙不過來,光看都看傻眼兒
嚴歸:那麼看到什麼了呢
白壇:你要進了咱們家倉房
嚴歸:欸~ 
白壇:你能看到漢朝的壯闊、唐朝的華麗、宋朝的金面 
白壇:明朝的糊塗、清朝的腐敗
嚴歸:欸欸~等等等等等等! 
嚴歸:這糊塗跟腐敗怎麼都進了你們當舖了! 
白壇:是什麼樣的朝代就會留下什麼樣的貨! 
嚴歸:嘿嘿~有道理!有道理! 
白壇:一時間啊咱們家小倉房成了小故宮了
嚴歸:唉呀~可是為什麼那個時候這麼多貨都出籠了呢?
白壇:那叫亂世!
嚴歸:是的
白壇:好今天你手上拿著金元卷銀元到了明天還值多少錢講不準
嚴歸:我聽說那個時候物價漲的很兇~啊
白壇:一天都能漲好幾回呢
嚴歸:你看看 

(天使按:這一段講的是民國三十七年左右發行金圓券造成的通貨膨脹,詳細歷史見此

白壇:那個時候發薪水啊 ~
嚴歸:啊
白壇:是用米袋兒裝的
白壇:一大袋兒一大袋兒一大袋兒
嚴歸:哇那也挺過癮哪
白壇:過什麼癮啊~你搬不回家 !
嚴歸:啊那怎麼辦呢
白壇:得叫黃包車幫忙載!
嚴歸:喔
白壇:可一到家,物價又漲了! 
嚴歸:喔~ 
白壇:你得留一半兒在車上當車錢! 
嚴歸:唉呀!什麼時代嘛~
白壇:那一年…我媽媽剛生完我
嚴歸:恭喜恭喜…
白壇:....我人長這麼大就不用恭喜啦
嚴歸:呵~是是是
白壇:我爸爸想買兩個雞蛋給她補補身子
嚴歸:應該的嘛
白壇:好到了市場
白壇:這個蛋一斤多少啊 ?
嚴歸:一斤多少? 
白壇:現在不論斤、論個兒了!
嚴歸:喔論個兒一個多少? 
白壇:一百五!! 
嚴歸:一‧百‧五這~麼~貴我沒聽錯?
白壇:沒聽錯! 
嚴歸:多少? 
白壇:兩百
嚴歸:這就漲啦 ?
白壇:咦~你這一挑鈔票一數數又漲了
嚴歸:漲多少
白壇:兩百五!! 
嚴歸:嗨唷那誰買的起呢
白壇:是買不起啊得改變戰術了
嚴歸:改變戰術
白壇:買雞! 
嚴歸:買雞
白壇:雞生蛋蛋生雞嘛
嚴歸:有道理
嚴歸:一隻雞多少錢? 
白壇:不多
嚴歸:欸 
白壇:三萬
嚴歸:三…這雞牠會唱歌嗎? 
白壇:誰有心情唱歌呀?
白壇:你這一猶豫又漲了! 
嚴歸:漲多少
白壇:三萬五
嚴歸:啊?那太離譜了嘛!
白壇:你要講道理是不是
嚴歸:你不合理嘛
白壇:四萬
嚴歸:四…唉唷我這…他能不能便宜點啊
白壇:行,四萬五
嚴歸:啊?那不要跟他囉唆趕快買! 
白壇:鈔票不夠啦
嚴歸:不夠怎麼辦 ?
白壇:只夠買一隻腿! 
嚴歸:買隻腿就買隻腿嘛! 
白壇:不行啊
嚴歸:不行趕快叫暫停!
白壇:停不了囉~ 
嚴歸:那怎麼辦呢? 
白壇:最後成交
嚴歸:啊
白壇:我爸爸花了五萬五買了個雞屁股回家燉湯!! 
嚴歸:啊??? 
白壇:老闆看他可憐,送他三千塊蔥花兒
嚴歸:什麼話,三千塊買個蔥花兒了~五萬五買個雞屁股能回到家裡去能做什麼?!……
白壇:欸欸~你急什麼?又不是你買
嚴歸:喔對對對對
嚴歸:我管他呢 !


白壇:到後來
白壇:五十萬才能換一塊兒銀元的時候~ 
嚴歸:恩
白壇:你知道什麼東西最值錢嗎? 
嚴歸:什麼東西
白壇:船票
嚴歸:船票
白壇:到台灣的船票~ 
嚴歸:喔!逃難
白壇:可你有錢還不見得買的到
白壇:得有關係
嚴歸:對對對對
白壇:那個時候我爺爺就到處找關係想買個船票送我爸爸到台灣
嚴歸:是
白壇:沒辦法
嚴歸:喔
白壇:這…又不是大官兒
嚴歸:嗯對
白壇:又不是眷屬
嚴歸:是是是
白壇:又不是…國民黨公務員! 
嚴歸:呃~知道知道 
白壇:哪像你呀 ?
嚴歸:唉我對不起你好不好? 
白壇:沒辦法
白壇:我們家的倉庫從早到晚進多少好貨都沒用
嚴歸:船票難喔! 
白壇:恩
白壇:可有一天呢
白壇:運氣來了
嚴歸:什麼運氣 


白壇:49年九月 ,一個大清早
嚴歸:啊
白壇:遠處還聽的到槍聲啊
嚴歸:喔
白壇:而且越打越近~ 
嚴歸:為什麼越打越近? 
白壇:因為國民黨越打越退~
嚴歸:呀去~…說話客氣點! 
白壇:家門口啊進來了一位神秘而慌張的客人
嚴歸:幹什麼的
白壇:手上拎了一個包袱
嚴歸:呃是來抖包袱的? 
白壇:誰這個時候抖包袱啊??(拉高聲調) 

白壇:包袱一打開 ,我們家二朝奉一看,眼都斜了~ (天使註:朝奉專指當鋪的管事人

嚴歸:中風了
白壇:大朝鳳跟爺爺一看
白壇:嘴都歪了~ 
嚴歸:癱瘓了
白壇:什麼呀
嚴歸:甚麼呀~到底什麼東西這麼厲害啊
白壇:漢~玉~寶~塔~
嚴歸:漢~玉~寶~塔~是…幹什麼的
白壇:漢玉寶塔是民國17年從東陵墓被盜出來之後
嚴歸:喔
白壇:有多少人在追它
嚴歸:喔唷
白壇:後來到了青島不見啦
白壇:以為落到外國人手上啦
嚴歸:啊
白壇:沒有想到今天在這兒出現啦! 
嚴歸:那太希罕了~ 
白壇:爺爺趕緊問說 
嚴歸:欸 
白壇:說:「客人您要放多久啊」
嚴歸:要放多久啊?
白壇:客人說:「死當!」
嚴歸:喔他不要了! 
白壇:恩
嚴歸:要多少錢呢?
白壇:三千萬! 
嚴歸:三千萬他想幹什麼? 
白壇:買船票! 
嚴歸:買船票,他有路子嗎? 
白壇:碰運氣囉
嚴歸:碰運氣囉
白壇:我爺爺二話不說
嚴歸:恩
白壇:三千萬一點
白壇:看那客人把鈔票扛了出了門兒 ~
白壇:叫個黃包車到處找船票去了
嚴歸:到哪兒去找喔? 
白壇:東西擱在櫃檯上還沒收呢
嚴歸:欸 
白壇:門口唰又進來一個人兒
嚴歸:喔
白壇:披頭就問:「這是漢玉寶塔嗎?」
嚴歸:喔? 
白壇:我爺爺還沒說話,那客人就說話:「這個寶塔(啪!),我要了!」
嚴歸:他要 ?
白壇:我爺爺趕緊說:「不賣~」
嚴歸:是啊不賣! 
白壇:客人說:「我用換的」
嚴歸:啊? 
白壇:啪!!!!! 
嚴歸:什麼東西? 
白壇:一張船票!!! 
嚴歸:船票? 
白壇:晚上九點鐘開往...你們那北邊有個小港口叫什麼?

嚴歸:基隆! 

白壇:晚上九點鐘開往基隆!
嚴歸:那太巧啦
白壇:我爺爺趕緊問:「唉呀~你捨得啊?」
嚴歸:是啊你捨得嗎? 
白壇:客人說:「這個寶塔我追它已經追了一輩子」
嚴歸:啊 ?
白壇:「要到了我手上我死都暝目」
嚴歸:這兒人還挺拗的啊~ 那基隆還去不去啦? 
白壇:基隆算什麼
嚴歸:啊
白壇:「雞籠」不過養養雞嘛~ 
嚴歸:呃…什麼話?這是! 
白壇:好雙方都不再猶豫
嚴歸:欸 
白壇:看了客人抱了寶塔就往門外走
嚴歸:喔
白壇:我爺爺拎了船票就往裡頭走了
嚴歸:那個上了黃包車的不曉得往哪兒走了?


白壇:爺爺叫二朝奉在倉庫裡整理出一個包袱來
嚴歸:又要抖包袱~…
白壇:這包袱裡裝的是金條銀塊兒! 
嚴歸:千萬不能抖! 
白壇:爺爺手上還握了一尊開門皇定金的六朝避邪
嚴歸:好東西啊
白壇:連同船票交給我爸爸
嚴歸:要他走
白壇:我爸爸自己也裝了幾件換洗衣服
嚴歸:恩
白壇:還有兩本兒二十五、六歲寫的日記
嚴歸:恩
白壇:就算是不負他年輕歲月的見證啦! 
嚴歸:行程匆匆啊
白壇:爺爺依依不捨的說:「台灣啊,颱風多,地震多,不是什麼人住的地方!
嚴歸:你看看~ 
白壇:「你得好好照顧自己,等這個局面穩定之後呢,別忘記帶點兒香蕉、西瓜,給別人一看就知道你從台灣回來的」 

 


嚴歸:那他應該帶點檳榔
白壇:欸.... 
白壇:父親提著行李就往碼頭上走了
嚴歸:走了~ 
白壇:那一路上心情好沉重啊! 
嚴歸:當然嘛! 
白壇:他心裡想啊~ 
白壇:我今兒早上還約了鎖匠要替家裡保險櫃重新安個鎖呢
嚴歸:恩
白壇:這會兒已經離家遠行,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來了
嚴歸:亂世之中身不由主啊! 
白壇:到了碼頭
嚴歸:恩
白壇:父親一看,十幾條船緊緊排成一列
嚴歸:唉呀
白壇:父親認出他要上的那條船呢~就開始排隊了
嚴歸:準備上船了
白壇:可沒想到~ 
嚴歸:啊
白壇:人哪越來越多! 
嚴歸:喔
白壇:而且天越黑人越多! 
嚴歸:這都想上船啊! 
白壇:沒一會兒功夫這碼頭上給擠的滿滿的了! 
嚴歸:是吧
白壇:啊
白壇:我剛剛告訴過你,物價漲的有多快吧
嚴歸:那太快了
白壇:這個人潮漲的就有多快! 
嚴歸:喔有這麼多人啊?
白壇:每個人臉上表情都是驚慌和恐懼!
嚴歸:啊
白壇:我父親也跟著驚慌起來了
白壇:他就怕上不了船了
嚴歸:他怕什麼~他有船票嘛! 
白壇:有船票有什麼用啊? 
嚴歸:啊
白壇:你這會兒根本擠不過去呀! 
嚴歸:啊那那這個船票那這這這沒有公理了不是? 
白壇:老弟啊
嚴歸:恩
白壇:一個社會大秩序沒了~小秩序就甭談了 !(很喜歡這句話)


嚴歸:是是是是是
白壇:你要逃難誰不要逃難啊
嚴歸:有道理
白壇:這會兒就就就瞎蹭吧~看誰蹭的上!
嚴歸:您這麼說的話就是要各憑本事了是吧  
白壇:在這個場面,你會看到人在動亂中的反應,你會看到中國人獨特的智慧
嚴歸:什麼智慧? 
白壇:諾~ 
白壇:那人不是正擠的嗎
嚴歸:是啊
白壇:後面兒有一位老兄
嚴歸:啊
白壇:拿個大毛巾
白壇:端了一個大火鍋
嚴歸:啊
白壇:火花四冒那個吆喝了
嚴歸:唉呀
白壇:燙喔~燙喔~借光借光! 
白壇:船上人叫了大火鍋、燙到不負責
白壇:大火鍋來了嗚喔嗚喔嗚喔~~ 唷呼! 
嚴歸:怎麼啦?

 
白壇:他上去了
嚴歸:上去啦
白壇:他上去找個地方坐下來自己把火鍋吃了
嚴歸:你看看~這真氣人哪! 
白壇:沒一會兒~ 
嚴歸:啊
白壇:你又看到有四個老兄! 
嚴歸:四個? 
白壇:恩
白壇:提了個擔架! 
嚴歸:喔
白壇:氣急敗壞的吆喝
嚴歸:是
白壇:欸!讓開唷~讓開唷~
白壇:救人如救火、再慢一分鐘你們讓他噎了氣了~你們就缺德了喔嗚喔嗚喔嗚喔嗚喔嗚~
白壇:唷呼!

 
嚴歸:四個都上去了? 
白壇:什麼四個
嚴歸:嗯?是五個? 
白壇:七個!
嚴歸:七個
白壇:擔架上躺了三個! 
嚴歸:耶?? 
白壇:還外帶一隻小狗
嚴歸:你看看~這才叫缺德呢! 
白壇:我父親一看哪沒辦法
嚴歸:啊
白壇:他急的…恨不得能在身上綁一個沖天砲
嚴歸:喔
白壇:衝過人群飛到那船的旗竿頂去就好了
嚴歸:那好再往下一滑就可以加5000分成了超級瑪莉囉! 
白壇:什麼意思啊? 
嚴歸:這...呃...你多住兩天就知道了!

 
嚴歸:後來呢? 
白壇:後來呀
嚴歸:恩
白壇:只見的碼頭上人潮這麼擠過來~擠過去! 
嚴歸:是
白壇:就見那船哪一會兒~越來越大~越來越大! 
嚴歸:近在眼前了~ 
白壇:一會兒又越來越小~越來越小......... 
嚴歸:遠到天邊去了
白壇:我父親突然發現這隊伍失去控制了
嚴歸:喔
白壇:這個人潮怎麼前邊的人往右、右邊往後、後邊往左、左邊往前
嚴歸:怎麼了?
白壇:原來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成了漩渦在原地打轉兒呀
嚴歸:喔成了個大人海了!!

 
白壇:我父親低頭一看
白壇:唷!這個腳怎麼離地了
嚴歸:啊
白壇:他趕緊跟前邊兒的人說:「喂喂喂喂喂我的腳騰空咧」
白壇:那前邊兒的人說:「我的也騰空了~」
嚴歸:嗨~ 
白壇:旁邊兒有位先生說:「我們這一帶的都騰空了!」 

(天使按、雙關:我們這一代都騰空了)


嚴歸:啊?就這麼擠啊
白壇:一個家庭被人潮這一沖散
嚴歸:啊
白壇:就聽見爸爸叫兒子、爺爺喊奶奶的
嚴歸:可憐啊
白壇:有一對新婚夫妻啊
嚴歸:恩
白壇:剛剛還手拉著手呢
嚴歸:恩
白壇:這麼人潮這一衝就分開了
嚴歸:那怎麼辦呢
白壇:那老婆趕緊叫啊:「大牛~大牛~大牛~大牛.........」
嚴歸:走遠了~
白壇:一個時辰之後又回來了
嚴歸:啊
白壇:「大牛~大牛~大牛~」
嚴歸:又重逢啦? 
白壇:不
白壇:他們擦肩而過 !
嚴歸:你看看.... 這太慘了吧
白壇:你放心! 
白壇:一個時辰之後他們還會再碰頭!

 
嚴歸:啊 ?那成牛郎織女了 !
白壇:所有人跟陰陽八卦似打轉兒啊
嚴歸:不是你說你說每一個人他一個時辰之後他都會再碰到
白壇:可不是
嚴歸:啊
白壇:有一個小偷
嚴歸:啊
白壇:混水摸魚
嚴歸:喔
白壇:他趁人擠啊~偷了一袋兒蘋果
嚴歸:那太可惡了 !
白壇:放心,他跑不遠! 
嚴歸:啊
白壇:一個時辰之後又給擠回來了!
嚴歸:真擠回來了
白壇:當場活逮
嚴歸:啊
白壇:大伙兒氣的上去一頓揍啊,打的他鼻青臉腫的
嚴歸:打他幹什麼你物歸原主就算了嘛
白壇:什麼物歸原主啊
嚴歸:啊?
白壇:蘋果全擠成糖炒栗子了 !
嚴歸:就這麼擠啊!

 
白壇:這時候就聽見碼頭邊兒的船笛聲啊
嚴歸:恩
白壇:嗡~~~~~~~~~~~ 
嚴歸:唷~船要開了
白壇:天上突然下一場大雨
白壇: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淚水也都是雨水
白壇:船上人呢也顧不了躲雨,只想再多看一眼陸地
嚴歸:是
白壇:船下人呢就沒命的想往船上擠啊
白壇:我父親一看不行了
白壇:他下定決心離開命運的擺佈
嚴歸:對跳出這個漩渦
白壇:他看準那條船
嚴歸:欸! 
白壇:他心裡想啊:我要上去!我要上去!我要上去 !
嚴歸:用精神力量
白壇:他就不顧一切、逆流而上,擠啊擠啊擠啊
白壇:突然發現,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扭轉乾坤! 
嚴歸:怎麼了? 
白壇:整個人潮開始反的轉了
嚴歸:精誠所至了
白壇:我父親趕緊趁著這股逆流人潮,一股望前~往前擠啊、擠啊 !
白壇:這船呢就看它越來越大越來越大
嚴歸:近在眼前啦! 
白壇:人潮像大龍的尾巴一樣
嚴歸:啊
白壇:唰~把他帶到船邊兒
嚴歸:欸 
白壇:趕緊逮了個機會蹭的往船上一跳!

 
嚴歸:上去了? 
白壇:上去了!
嚴歸:上船了? 
白壇:上船了! 
嚴歸:那太好了
白壇:他好高興地站在船上 ~
白壇:發現船的鋼都好堅韌哪
嚴歸:高興啊
白壇:頓時他覺得這個船的命運,跟他自己的命運緊緊的結合在一起! 
嚴歸:緣分! 
白壇:這個船給了他新的希望! 
嚴歸:千萬別再下去
白壇:他高興地趴在甲板上用嘴啊~親啊~親啊~覺得好親切! 
嚴歸:激動啊~
白壇:他親啊、親啊、親到兩排字
白壇:抬頭一看
白壇:不禁淚灑甲板 !
嚴歸:喔~喜極而泣了! 
白壇:知道上邊兒寫什麼字嗎? 
嚴歸:什麼字 ?
白壇:第一行寫的是「永不回頭!」
嚴歸:有志氣!第二行呢? 
白壇:「開往蘇聯」 

(按、有人認為這一段在暗諷中共後來跟了蘇聯走相同的路,苦好幾年)


嚴歸:完蛋了!! 
白壇:白壇
嚴歸:嚴歸
白壇嚴歸:下台一鞠躬!

 

全站熱搜

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