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壁賦

  話說高中時國文課,只要上課內容是經典的文言文,那是一
定要默寫背誦的。相信板上應該不少人都有經歷過,什麼出師表
啊、祭十二郎文啊、陳情表啊,都是我們慘痛的記憶!


  不過我們班上國文課還有個更特殊的制度-不但要默寫,還
要寫下白話翻譯!根據老師說法,這樣我們才能不是死背,而且
還表示我們已經完全理解了!


  當時大家在成績壓力下,只好努力地「貝多芬」啦!當時大
家拼命正背倒背抽背、背到快罵靠背。不過還是沒有用!


  即使全部背正確,在翻譯部份,老師批改仍然是很嚴格,很
多人常好不容易默寫完全正確,白話翻譯部分卻被扣了好幾分。
當然有些人可能覺得這幾分沒什麼。但你知道的,對及格邊緣者
,59分和60分有著比「你在我身邊卻不知我愛你」還遙遠的距離



  有次就有個強者我同學,終於看不慣啦!他跟很多人揚言一
定要幫大家出口怨氣!但大家都不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。



  那時候我們正在上蘇軾的「赤壁賦」,想當然耳,上完後幾
堂,就開始要靠默寫啦!只見強者我同學,在考試開始前,就悠
悠地舉手問老師說:

  「老師請問白話翻譯是否要越口語化越好?」


  老師不假思索地回答:「既然是白話翻譯!當然越口語化越
好囉!」


  強者我同學很開心地點點頭,就開始考試了!


  只見他振筆疾飛,以一種草上飛的驚人速度默寫:

「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....
 ....
....
 相與枕藉乎舟中,不知東方之既白。



(為避免有人看到課文就直接 End,後面會有全文對照,這裡就
 想像它是寫完整段)


  很完美的默寫!強者我同學不禁嘴裡含著一抹微笑,接著他
就開始寫下超「口語化」的翻譯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,蘇子與客汎舟游于赤壁之下。清風徐來
 ,水波不興。舉酒屬客,誦明月之詩,歌窈窕之章。少焉,月
 出於東山之上,徘徊于斗牛之間。白露橫江,水光接天。縱一
 葦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。浩浩乎如馮虛御風,而不知其所止
 ﹔飄飄乎如遺世獨立,羽化而登仙。


 話說這個壬戌年的秋天!七月月圓時後!有個叫做蘇軾的人跟
他客人一起去赤壁泛舟!這時候輕風吹來,水面波瀾..不舉!拿
酒敬客人,唱明月的詩(可能是床前明月光),唱窈窕的歌。

 過不久,月亮從東山出來,在獵戶座、獅子座那邊徘徊。白茫
茫霧氣橫過江面,水光接著天邊,任憑小船亂飄(幹!誰買的便
宜貨羅盤!),在江面上茫然,我們幾個都感到身體很輕,好
像成仙了!(是暈船吧?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於是飲酒樂甚,扣舷而歌之。歌曰﹕「桂棹兮蘭槳,擊空明兮
 溯流光。渺渺兮于懷,望美人兮天一方。」客有吹洞蕭者,倚
 歌而和之,其聲嗚嗚然﹕如怨如慕,如泣如訴﹔余音裊裊,不
 絕如縷﹔舞幽壑之潛蛟,泣孤舟之嫠婦。


 於是喝酒甚歡!忍不拿空酒瓶敲人..不對是敲船舷!大家唱歌
道:「好高級的桂木船!好高級的香蘭槳!迎著水波,想著美女
在彼端!(卻把不到!)」 

 這時候有個客人開始吹簫,吹得相當忘我,那吹簫的聲音好像
在靠杯一樣。餘音像煙霧一樣飄蕩,使得水裡的鱷魚也跟著跳舞
,婦女也跟著靠妖起來。(X!幾點了還不睡覺吵什麼吵啊!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蘇子愀然,正襟危坐,而問客曰﹕「何為其然也﹖」客曰﹕「
 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,此非曹孟德之詩乎﹖西望夏口,東望武
 昌。山川相繆,郁乎蒼蒼﹔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﹖方其破
 荊州,下江陵,順流而東也,舳艫千里,旌旗蔽空,釃酒臨江
 ,橫槊賦詩﹔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哉﹖況吾與子,漁樵于
 江渚之上,侶魚蝦而友糜鹿,駕一葉之扁舟,舉匏樽以相屬﹔
 寄蜉蝣與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須臾,羨長江之無窮
 ﹔挾飛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長終﹔知不可乎驟得,托遺響于悲
 風。」


 蘇軾很生氣,正襟危坐地問說:「啊嘸你是在靠X喔!」

 客人說:「不是啦!我只是想到曹操的詩,這裡西望夏口,東
望武昌,不就是當年曹操跟周瑜打仗的地方嗎?當時他們船隻龐
大!軍容也相當嚇人!現在勒?棍!連個影子都看不到!何況我
跟你,是多麼渺小!我哀慟我妞沒泡夠,就在這裡迷路!我多羨
慕長江的無窮啊!」(去報名長江一號吧!別荼毒我們)
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 蘇子曰﹕「客亦知夫水與月乎﹖逝者如斯,而未嘗往也﹔盈虛
 者如彼,而卒莫消長也。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,而天地曾不能
 一瞬﹔自其不變者而觀之,則物于我皆無盡也。而又何羨乎﹖
 且夫天地之間,物各有主。苟非吾之所有,雖一毫而莫取。惟
 江上之清風,與山間之明月,耳得之而為聲,目遇之而成色。
 取之無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,而吾與子之所共
 適。」


  蘇軾於是說:「不隻猴(台語)~還知道水和月喔!水啊還
不是就這樣不停流,月亮啊還不就是這樣變化。你從他們變來變
去看來,那天地連一瞬間都沒有。從不變之處來看,則天地和你
我不都是無限的嗎?這就是相對論啊!懂吧!幹麻羨幕人家?」

  蘇軾看大家發呆看他,又繼續滔滔不絕地說:「而且所有東
西本來就不是我們擁有的,除了江上清風和山間明月,可以聽到
或看到,取之不盡用之不竭,這就是造物者給我們的寶藏啊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客喜而笑,洗盞更酌,餚核既盡,杯盤狼藉。相與枕藉乎舟中,
 不知東方之既白。


 客人聽到不禁笑了,大家趁機盡情喝酒,把船主準備的東西全
吃光,然後裝死去了,不知道太陽公公已經升起。


 後記:其實那時候蘇軾心裡是想著:
「X!這啥小!知不知這邊離真‧赤壁有多遠?不過念在你有創
 意夠噱頭!還有些篇幅,就賞點面子,在船上講講幾句,荼毒
 後代子孫吧!」

 所以才有這篇地點錯誤的文章出現,白話翻譯完畢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振筆寫完!強者我同學很開心的交上考卷..........


  你想問後續啊?


  據說老師也沒太生氣,只寫下評語:
「X!這啥小!知不知這篇離真‧翻譯有多遠?不過念在你有創
 意夠噱頭!下週還有個在全校朝會上默背機會,就賞點面子,
 在講台上唸念幾句,荼毒下面聽眾吧!」




  在後續....很慘的....若有推爆我再說吧~

  總之他寫下一個傳奇紀錄XD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使 的頭像
天使

天使的咖啡屋

天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